從看大賽落敗的影片學習 Brown: 從中管理自己情緒

就是你在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裡受到足夠的批評,這變得正常。然後這些批評就不會再對你造成影響。

波士頓塞爾蒂克 Jaylen Brown

練球日 媒體日逐字稿

問:你對面有Kyrie Irving,前隊友,聯盟中的優秀球員之一。作為隊友的他是怎樣的?這對你的職業生涯有什麼影響?對抗他這樣的球員需要什麼樣的防守挑戰?

Jaylen Brown:這好像是五個問題(笑)。

我認為這很棒。在Kyrie在這裡的時候,我確實學到了很多。看到他的旅程,看到他現在的位置,以及他所經歷的所有事情,這真是太棒了。

怎麼防守他?那是個偉大的球員,所以需要全隊的努力。他和Luka。我們需要保持警覺,確保在轉換中迅速回防,並盡我們所能做好防守。

問:兩年前看起來並不久,但在籃球世界中可能是很長的時間。你們球隊有哪些不同?你作為一個人和球員從22年以來有什麼不同?

Jaylen Brown:是的,你從經歷中學習和成長,從25歲到27歲是一個很大的不同。是的,我27歲(笑)。你從這些經歷中學到很多。

我們有一支不同的球隊。我們也有一位不同的教練。我們曾有Ime Udoka;現在我們有Joe Mazzulla。我們曾有Marcus Smart,Rob Williams;現在我們有Jrue Holiday,Kristaps Porzingis。不同的球隊,不同的教練,兩年後有很大的不同。

問:Brad Stevens對你意味著什麼?他對這個組織意味著什麼,作為一個在這裡待了超過十年的人?

Jaylen Brown:我認為Brad在他作為總經理的角色中表現得非常出色。他是一個很棒的教練。我認為他繼續以一個優秀的總經理角色來表現,能夠組織起正確的隊伍。

很為他感到高興。他的日程安排能夠穩定下來(指不用隨隊旅行),可能比我們當時做他的教練時壓力小了一些。

但Brad自從加入波士頓以來一直很棒。他幫助這個球隊重回勝利之路。他現在能夠轉到總經理的角色,並組建起正確的隊伍讓我們重返總決賽。

問:Jayson剛剛被問到回顧2022年的總決賽。我很好奇,你有多常回顧並觀看那些影片?有些人選擇遺忘並前進,有些人想從影片中學習。你有多常回顧那些經歷?

Jaylen Brown:有多常?我已經看過幾次了,可能四五次。我也有看去年的東區決賽。我認為你總能從任何事情中學到東西。但能夠觀看那些時刻並從中學習,管理你的情緒,比如你能做些什麼不同的事情。

我不認為回顧並承認這些事情是不好的。所以我會說至少我看了幾次總決賽,整場比賽,全程觀看。

問:你提到過新的隊伍,新的教練,與2022年總決賽的情況相比,Joe在整個季後賽和總決賽中的方法有什麼不同?

Jaylen Brown:兩個不同的人。兩個不同的教練。Joe有他自己的風格。Ime有他自己的風格。兩位都是偉大的教練。

Joe能夠強調我們在進攻端想要達成的目標。我們與Joe在一起的時間更長。Joe有一年的臨時教練經驗。現在這算是他的第二年。Ime只有一年。所以很難真正比較。

問:大家在談論Derrick White作為球員時,總是提到他的防守。你能說說他在進攻端的決策能力,設置擋拆,並從中做出精彩表現的能力嗎?

Jaylen Brown:是的,D-White整個賽季表現得很好。他一直很積極。我們給了他權力。他為這些時刻做好了準備。我們希望他能夠出來並認識到是他的時機來臨。我們對他有信心,因為他整個賽季都在這樣做。

問:我早些時候問了Jayson關於在季後賽中作為受關注最多的球員之一的問題。你也能理解這一點。這是否讓你們更加團結?你們會談論這個,這如何影響你的心態,當你聽到這些評論時,你會感到不那麼友好嗎?這對你有什麼影響嗎?你是如何將這些帶入到即將面對的最大舞台的?

Jaylen Brown:我認為這個問題很公平。我認為說被擁抱與被批評對你有影響是公平的。

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那個沒有被村莊擁抱的孩子會…這句話怎麼說?你們知道這句話吧?那個沒有感受到村莊溫暖的孩子會焚燒它,類似這樣。

問:(有人打來 中斷了我錄音 這題沒翻譯)

Jaylen Brown:當你達到一個點,就是你在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裡受到足夠的批評,這變得正常。然後這些批評就不會再對你造成影響。對我來說,至少我可以這麼說。我不知道Jayson是否有同感。這在某種意義上是我整個職業生涯的一部分。從選秀時被噓聲,到被說過譽,再到再次被說過譽。這一直是我的旅程。這只不過是另一個頭條新聞。

問:你的旅程經歷了很多。最開始你是從替補席開始,為出場時間而奮鬥。我知道Joe強調讓你們專注於當下。你如何定義這個團隊的傳承,以贏得冠軍來說?有人問到作為塞爾蒂克的一員這有多特別。這也涉及到你們這個團隊。

Jaylen Brown: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認為這是一支特別的團隊。我真的這麼覺得。核心團隊已經在一起好幾年了。我們能夠經歷成功但同時也有不成功的經歷。我想要實現最終目標是克服障礙並獲勝。這會為我們的傳承增加很多價值。但截至目前,這個故事還未完全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