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詹文傑/shenjade

三年結束,目前Buddy Hield 正面臨與國王討論延長合約的時刻。若沒能在美國時間的10月21日截止之前達成協議,依照聯盟規定,兩邊必須等到球季結束之後再行商議合約。由於Buddy Hield 還沒跑完他的新秀合約,2020的夏天就會變成「受限制自由球員」,資方國王將有優先匹配權。也就是說不論其他球隊用多高的合約想要挖角Buddy Hield,國王只要願意花錢,還是能將Buddy Hield帶回沙加緬度。

Buddy Hield,在17年明星賽後驚天動地的一樁交易之後,至今在沙加緬度國王三季,完全扛下這個世代沙加緬度當家射手的地位,同時他非常耐打,生涯三個賽季僅僅缺席兩場,在18-19賽季Buddy已經進步到場均20.7分5籃板2.5助攻,以三分命中率42.7%,每場命中3.4個三分球,整體投籃命中率45.8%,罰球命中率88.6%。以一個射手後衛來說,這已經是非常接近明星球員的數據了。

而Buddy Hield 不改其開朗的個性,從訓練營以來從未掩飾薪情,也體認到國王並不會開到最頂的合約給他,但希望球隊能給他一個合理的價碼。

在勞資雙方將延長合約的事放上檯面公開討論之後,由Yahoo! 的當家一哥Chris Haynes 報導了Buddy Hield方面希望能拿到四年一億一千萬美金,但國王「僅僅」開出四年九千萬美金,兩邊有著兩千萬美金的懸殊差距。

而球員認為,四年九千萬美金,就是個「污辱」的價碼,「不是一定只能比頂薪少一點點,而是一個合理的價格,不要是個污辱人的價格。只要雙方彼此尊重,達成協議就可以。」

Buddy Hield 除了大方談論薪情,也表明,成為一個「頂薪」球員不是他的「優先」目標。「但找到『頂薪』級的球員,是國王要成為贏家,必須要鎖定的目標。」Buddy Hield 暗示他本身就是那位願意拿低於頂薪的價碼、留在沙加緬度繼續帶領球隊前進的頂薪級球員,「特別是在沙加緬度這個小市場,你講一個來過沙加緬度的大牌自由球員名字我聽聽看。」

「我覺得我自己是這隻球隊能重返榮耀的球員組合之一,我想要在這裡打球,若是他們不要我在這裡,那也無妨。如果他們不願意,我就只能找別的地方去。也許是在休賽期,也許在季中(指被交易),我不知道,他們得做好計畫,我不知道他們對我有什麼打算。」

這位還沒證明自己能帶領國王打進季後賽,同時非常接近明星賽的後衛射手下了結論,「如果每個球員不是為了獲得頂薪在努力打球,那我不知道你為何要在NBA?」

時間轉回03年賽季,當時在中西部有個橫空出世的後衛射手,隔年(04)入選明星賽,那是他生涯的第四年,同時連續兩年82場全勤,這兩年也都將球隊帶入季後賽,雖然都只有首輪。第五年結束時換約,球隊毫不意外的開了一張六年九千萬美金大約,希望把他的巔峰時期全部留在密爾瓦基。下一個賽季,他沒有愧對球隊帶給他的好薪情,05-06賽季出賽八十場,場均攻下25.4分4.3籃板2.9助攻,以39.5%的三分命中率每場投中2個三分,整體投籃命中率47.1%,罰球命中率87.7%。這年公鹿依然季後賽,也依然一輪遊。

他是Michael Redd。這一年他的薪水是1200萬美金,NBA當年的薪資上限是4950萬美金,大約佔了24%。

隔年第二季(06-07)雖然僅僅出賽53場,但是每場還是攻下26.7分。但改變成真,傷勢持續發生,合約第三年還能出賽72場,但所有進攻數據全面退化,這時,他也才28歲。但最後三年總計只出賽61場。

球隊的綜合表現呢?在球隊最高薪無法上場的情況之下,怎麼可能有什麼作為?

直到這份合約的倒數第二年(09-10),公鹿才又叩關季後賽,但已經與他無直接關係。因為他因傷整季只出賽18場。當年他的薪水約1700萬美金,當年NBA的薪資上限是5770萬美金,他的薪水粗約佔了空間的29%,而球隊當年的總薪資約6670萬美金。

合約是否合理,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會有不同的解讀,比如說最近由於一些政治事件,將會直接影響到明年(2020)薪資上限的11700萬美金,只是目前也還不明朗。但直觀的看法,不論薪資實際上的價碼為何,佔薪比例上可以看出球隊對球員重視的程度,不論是 薪水/薪資空間 、或是 薪水/球隊總薪資,都是可以參考的數字。

而現今所謂的頂薪球員,粗略的說,是指你最多可以拿走薪資上限的某個趴數,這是以年資劃分。6年年資以內,最多可以拿到25%薪資空間;7-9年最多可以拿30%;超過10年可以拿到薪資上限的35%。

回到2019年,目前預估下個賽季的薪資上限為11700萬美金,而國王預計開給還沒證明自己能帶領國王打進季後賽、也還沒成為明星球員的Buddy Hield,總計四年9000萬的合約,也就是大約均薪每年2250萬美金,這佔薪資空間的大約19%。

而現今所謂的頂薪球員,粗略的說,是指你最多可以拿走薪資上限的某個趴數,這是以年資劃分。6年年資以內,最多可以拿到25%薪資空間;7-9年最多可以拿30%;超過10年可以拿到薪資上限的35%。

當球隊名單可以有15個人(包括兩張雙向合約),而一個人能占有將近20%的薪資空間,這個有沒有尊重球員,大家可以自己解讀。更何況,在目前政治事件影響之下,預期明年的薪資上限是不會漲到11700萬美金,那在其他不變的狀況之下,即使實際金額不會有什麼影響,但Buddy Hield 的薪水趴數,可能只會再提高。

今年夏天國王招兵買馬,除了以一張遞減合約延長了在上賽季中段加入國王的Harrison Barnes之外,前中後各補上一張超過千萬年薪的合約:新賽季射手前鋒Trevor Ariza 在國王將可領到1200萬、替補控球後衛Cory Joseph有1200萬、預計先發中鋒Dewayne Dedman也有1300萬,加上Harrison Barnes的 2400萬,這些「新來的」隨便一加就是超過6100萬,而這三年內的「原生種」跟新秀全部加起來也才大約5600萬。

在「後Demarcus Cousins時期」扛下這支球隊的Buddy Hield,以及待了兩季的DeAaron Fox、Bogdan Bogdanovic、還有只打了一季的內線雙寶 Marvin Bagley、Harry Giles,這些數字,這群「原生種」都看在眼裡。

特別是,今年合約年的Buddy Hield 以及Bogdan Bogdanovic ,不可能不會在意這些數字代表的意義。

Bogdan Bogdanovic, 2019 夏洛特明星賽。圖:詹文傑 /shenjade, JCon 運動盛事。

我認為Buddy Hield 要的「尊重」,是大於「外來種」Harrison Barnes的2400萬年薪,就是他所要求的四年一億一千萬,均薪一年2750萬,這也是他意有所指的「沒有大牌自由球員會來沙加緬度」、「國王必須要瞄準那一些『頂薪』等級的球員」所代表的意義:我才是沙加緬度的少主,「誠意」就是我可以不拿頂薪,但我必須要是球隊最高薪。更難堪的是,這些今年來的球員,在Buddy Hield 心中,都不是什麼大牌自由球員。

預計兩邊各退一步,會在四年一億美金左右達成共識。要是不能順利完成延長合約,這個賽季國王的更衣室,還會有更多後續的事件發生,最嚴重的恐怕會影響到國王能否叩關季後賽的機會,故事到底會怎麼展開,等開季之後,我再去沙加緬度探探口風。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