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jade 週五日常 – 今天說個故事給你聽


以上是原文連結,有空可以幫忙點一下,沒有空的話全文也在下面可以直接看。

這個禮拜五我會去San Jose 採訪勇士隊與湖人隊的比賽,因此我應該沒有空寫這週應該要繳交的專欄文,所以我今天就先來提早交卷。

今天要講個故事給你們聽,但我不是夢到的,即使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我的人生過得像夢境一般的不真實。

今天Jimmy Butler 回到訓練營中,打爆灰狼先發隊友的事,註定會成為今天NBA的頭條新聞,但我不喜歡講這些球隊內部誰看誰不爽,或著是哪個隨隊的又出來爆料一些「臆測」的事。我要講的事情是我還是菜鳥時第一次見到Jimmy Butler的情況。

我記得那是一個典型的芝加哥下雪天,那時的我比現在還要更菜一點,生涯第三場採訪比賽,也是第二次去公牛隊採訪比賽。那幾年公牛隊正直多事之秋,換教練,陣容正在準備清洗當中,Jimmy Butler當時在傷兵名單中待了一下,在我前往球場的路上(以前從Wisconsin過去要三個小時),才得知他當天比賽Jimmy Butler 會復出比賽。

我是公牛粉絲 – 這麼說吧,我是Michael Jordan 跟Derrick Rose粉絲。但事實上當時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歡Jimmy。首輪第三十順位,瘦皮猴,防守起家,Marquette 大學出身,跟我的母校Univ. Of Wisconsin 大概從創校開始就是死對頭,常常被我們電爆,最不懂的是還留了個我實在是無法理解的爆炸型舊式黑人方塊頭,以為看起來比較高,實在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他的逐年進步,我在這邊說的進步,是幾乎不可思議的跳躍性進步,從只守無法攻,到攻守俱佳這種成長曲線,真的不敢相信是公牛隊養得出來的球員,當然他的努力凌駕他的天賦,也當然,教練Thib給他的磨練機會,Derrick Rose的受傷丟出來的球權空缺,也不能說毫無關係。

也因此,當Derrick Rose 開始傷病打打停停之後,有一股開始醞釀「公牛新少主」就是Jimmy Butler的氣勢,我總是隱隱覺得不對味。

United Center 媒體入口處是在一個很奇妙的地方,明明就是正面,但就是讓你不好找,根本就是9又4分之3月台的概念,真的不誇張。對比我當時從一介平民變成媒體工作者,拿這個開往霍格華茲的火車月台來比擬,一路開進小時候暗暗在心中默念一定要去的喬丹的家 United Center,我倒是覺得非常貼切。
(後來長大之後,還搭過Michael Jordan 的私人休旅車,這個我也沒什麼好炫耀的吧)(遠目)

入口當然有很嚴格的檢查,進去之後是一個往下的樓梯,下去後有個十字路口,直走就能進球場,也就是說,這條就是公牛球員出場的路線,沒有錯,可以說這是Michael Jordan 踏著他每一代新球鞋進場的那條王者之路 ;左轉是公牛隊的球員訓練區,有很多小房間,除了相關人士以外,禁止進入; 右邊是一條長長的走道,這條一直走下去,就會先在右手邊看到公牛隊的更衣室入口,再往前一點,右手邊就是客隊的更衣室,接著再往前一些的右手邊才是媒體用餐區與工作區。而媒體工作區的對面是VIP套房,通常會招待球員的特定家屬朋友,再往前走一些,往左邊轉,就是球場的另外一個角落,也是客隊進場的路線。

關於這一條長廊,你可以在我昨日發布的影片中23秒處看到,這個視角是由客隊更衣室往公牛隊走道那邊看過去,同時要補充的是這個入口是2017年重新翻新過牆上有冠軍以及奪冠功臣們的裝飾,至於公牛隊的更衣室裡面長的美輪美奐,根本燈光美氣氛佳的lounge bar風,由於按照規定裡面不能拍照,就算拍了也不能公佈(對我有拍),大家知道公牛隊更衣室很漂亮就好。

(附上連結 https://youtu.be/-kN7swY92Aw 如果順手的話也請追蹤一下我們重新開啟的YouTube 頻道。)

好了,離題王終於要回到正題了。

就是在那個大雪婆娑的那個芝加哥傍晚,正當我到達那個傳說中的王者之路十字路口之前,Jimmy Butler 隻身一人突然小跳躍的從我眼前走過,似乎是完成了賽前的訓練,要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你知道的,我當時還只是個孩子啊,看到如此壯碩的黑人猛男,沒有被嚇哭已經不錯了,不小心脫口而出,「幹,是Jimmy Butler 耶。」也算是很合理的吧。

當然他是不可能聽得懂我們台灣男兒稱讚球員那句話的第一個字,但他肯定是有聽到我叫他「Jimmy Butler」,我對我的英文能力還算是有自信的。

他轉過來對素昧平生的我,露出我兒時在某個電視黑人牙膏廣告看過的潔白牙齒,對我笑著說,「Hey what‘s up?」,他肯定是聽到我在叫他了。

你以為我會以為他在問我上方有什麼東西,然後回他「Nothing is up」嗎?,不,我當時連句話都沒有說出口,直接傻在那邊,回過神來,他已經笑著飄飄然的往更衣室方向前進了。

後來我才知道,Jimmy Butler 在當時星光熠熠的公牛隊,是個對所有人非常有禮貌而且很認真訓練的孩子,同時即便他也是芝加哥當地的知名球員,大學也在鄰近的密爾瓦基Marquette大學,但他當時畢竟不是Derrick Rose、Anthony Davis、Jahill Oakfor、Jababi Parker 這種在芝加哥名滿天下的超級高中球員。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他加倍的努力、拼盡全力想要這隻公牛隊中打上輪替,當時在東區公牛隊還能跟LBJ的熱火三王全盛期在季後賽打上至少五場比賽,這項任務對他不能算是輕鬆。他不想輸,他真的不想坦,即便在他上面的那些學長都被教練清洗掉了,球隊找來了他在Marquette的大學長Dwyane Wade 跟Ramon Rondo,他也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帶領公牛贏球。他也覺得他做得到。

但是公牛要輸球。他被交易到灰狼。

所以從那天起,我就成為Jimmy Butler球迷了。我知道一個球員最重要的事就是賺錢、其次就是要開心,而贏球就會開心。你可以因為一個球員髮型很醜而不喜歡他,但你永遠沒有辦法討厭一個有禮貌、為了籃球付出加倍努力的球員,這不合理。

後來公牛清洗前朝陣容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就不多談了。被算是當年的伯樂Thib弄去灰狼隊,是美事一樁,上個賽季也順利打進季後賽,終結灰狼多年來季後賽乾旱期,也算是有個交代。不過在今年賽季開始前兩週的最後關頭搞了這一齣「賣我」風波,由於我對於灰狼隊的媒體體系不熟(只熟球衣體系),我覺得在沒有更可靠的消息公佈之前(我覺得也不會有),要去單方面的評斷,「一定是那雙狀元偷懶、Jimmy Butler 看不過去」,「一定是Jimmy Butler 太吉巴、擺老」,這些都太過武斷。

我們看的是籃球,球員打的是人生,所有的事情絕對都有一體兩面,硬要去講誰對誰錯,我覺得很困難。即便我在NBA裡面的時間還不夠長,但我已經見過好幾位從不被看好的球員變成明星球員之後,態度的差別讓你會驚訝。可能當初我在十字路口上見到的Jimmy Butler也正在邁向頂級球星的十字路口上,但還沒到,所以依然保持著赤子之心。

不過這就是我當初跟Jimmy Butler的第一次邂逅。
講個故事給你們聽。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