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ON Ma Sheng-Kai 編譯

擁有2016年選秀第二順位的湖人,選擇了Brandon Ingram,期待未來能夠在防守兩端都有貢獻,成為6呎9吋的明星球員,以及利用他多元的籃球技巧,顯示他可以進入這個戰場。

在北卡羅來納州金斯頓市成長的Ingram在九月剛滿19歲,打了20場比賽。雖然他跟其他新人一樣在進攻效率有些掙扎,他必須在防守方面做出一些貢獻。對教練Walton來說,Ingram打得相當不錯,值得這平均上場26.5分鐘的時間,並說他是聯盟最好的板凳其中一員。

隊友受傷是讓Ingram可以在場上不同位置發揮天賦的因素 – 控球後衛、得分後衛以及小前鋒-甚至充當一下大前鋒。

我們跟Ingram坐在一起聊到最近的客場之旅並討論到他對籃球的熱愛,家人、朋友對他的影響以及對於未來生涯的看法:

Mike Trudell:你對籃球最一開始的印象是什麼?
Brandon Ingram:自從我四歲或五歲開始吧,我總是在籃球身邊。我的父親跑到距離我家大概五分鐘的體育館*,所以我放學後或兒童俱樂部後總是在體育館裡。我習慣在這裡看比賽,等我大一點的時候我們會開始去打打籃球。開始對抗比我大的孩子。
*在北卡羅來納州金斯頓市的馬丁C.佛理曼體育館

MT:你什麼時候意識到你真的有辦法打球?
Ingam:小時候跟朋友打球,我總是打得很好。我想我真的開始打球的時候大概是在8、9歲那時。在業餘聯盟打球我們總是一起競爭而且很開心。

MT:你父親在籃球道路上如何影響你的?
Ingram:他跑到體育館自己打球,包括三對三的小比賽。當我年輕一些時他已經在更高的聯盟,我習慣看他打球。

MT:什麼時候完成你第一次的籃球比賽?
Ingram:在中學的時候,我父親把我放到Jerry在AUU的球隊中一個位置跟Jerry打球。那給我一個機會發揮並且跟明星一起打球、對抗。

MT:我總是在想如果Stackhouse和Rasheed Walace在大二仍在北卡大,他們的陣容就會有新人Vince Carter和Antwan Jamison,再加上之後在NBA有11年資歷的Jeff McInnis了耶。不知道他們損失的會不會太多。
Ingram:哇賽… 那真是瘋狂。

MT:我離題一下,那你跟Stackhouse的交情如何呢?
Ingram:他總是在我背後支持我。當他習慣跟他的家人走進且在Rec中心拿下比賽時,我早在四年級就知道他了。我一直都在這裡,他也總是給我一些建議讓我持續努力,讓我在他羽翼下成長。
*Stackhouse 也是金斯頓人,離Ingram小時候的家只有約10分鐘的距離。

MT:我有時候會跟Mychal Thompson(湖人廣播分析師、前ESPN廣播節目“Thompson and Trudell”主持人)聊聊關於他的籃球生涯所學到的經驗以及如何影響他的兒子Klay, 而確實看起來對他來說是個優勢。當然最大的不同是基因,但你是否覺得Stackhouse提供了你一個不同層次的啓發以及撇步?
Ingram:確實。最終進入NBA一直是我的夢想。我很認真的對待這件事。我知道如果我努力投入我最後可以站在這裡。只是我不知道它會來的這麼快,但看到Jerry Stackhouse和其他人像是Reggie Bullock(底特律活賽前鋒)這些金斯頓出來的球員,我確信我可以完成夢想。

MT:在你被選中之後你跟我提到過,你其中一個興趣是釣魚。如果只是偶爾的話啦,但你大多時間都花在籃球上。它排第一?第二?或第幾?
Ingram:對我來說我的生活都是籃球。也總是有關體育館。我之前常常開車前往亞特蘭大,那是Jerry的AAU球隊所在地。以前這是主要的目的。然後在我大一點的時候,我擔心過我在高中籃球生涯之後的下一步要怎麼走。這真的是我主要的目標。

MT:你花多久時間從金斯頓開到亞特蘭大?你這樣往返的頻率多久?
Ingram:大概花七個小時。大概從八年級開始,有時候是隔個週末一次。Stack總是會讓他其中一個好友來接我。基本上,我們就像家人一樣。Jerry其中的一個朋友跟我住在一起,且總是照料我。這就是家人。他以前住在亞特蘭大,然後他會開車到金斯頓接我和我的高中同學Darnell Dunn。

MT:你從以前就是個好球員是吧?明星球員?跟我老實說哦…
Ingram:哈哈(聳肩表示)

MT:我們都知道你的過去。在金斯頓高中,你得到州冠軍四連霸。贏家頭銜不是到處都有的,特別是在一個籃球風氣頗盛的州。但那是你們高中所預期的嗎?還是這一切都是如此驚奇?
Ingram:金斯頓一直以來都是籃球重鎮。在第一年我們會贏其實不讓人驚訝。在我新人年那時,當我們走進體育館,我們就已經有可以贏你30分的名聲。在接下來幾年,我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我當到隊長的位置,試著說些話,以身作則建立起模範帶領球隊。

Ingram:在我四年級時,區決賽我們跟法比爾中央高中對抗。他們打得很好,陣中一堆充滿天份會打美式足球又打籃球的球員。很多運動員。但在比賽過程中,教練Perry Tindle的教導也總是奏效,我們有美好的時光。我們都相信對方。

我以新人的身份和第六人的角色從板凳出發。我被定位為射手和嘗試切入試著去做一些小事。我在高一和高二的時候打鋒衛,但在我高三的時候隊上缺乏後衛,所以教練就把我放到這個位置好讓我掌控球權;他知道我喜歡運球推進。

MT:我知道你是個6呎2吋的新生,然後你每年大概長高2吋長到現在6呎8吋。你在長到這麼高之前你怎麼防守?
Ingram:我之前就蓋火鍋啊,不過我以前在防守做的事跟現在不一樣。

MT:順帶一提,那你還在持續增高嗎?
Ingram:我不確定。上次我量身高的時候是年初的事了。

MT:你在杜克大學有個成功的新人年,儘管你們最後在甜蜜16強輸給了第一種子奧勒岡。你們這些小夥子只有六個是健康的,而你打了40分鐘,20投9中得到24分、5個籃板、3個助攻、2抄截以及1個火鍋。相比較你在高中四年都贏得冠軍,那你怎麼看待這場輸掉的比賽?
Ingram:當然我在杜克的目標就是贏得全國冠軍,但我們人手不足,而且很多高個兒對於球隊非常重要。在球季最後我們只剩六人可用。但我們試著去拚並且拿出最好的一面去應對。總結來說還是有個成功的球季。

自從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杜克一直都是我夢想的學校。我喜歡他們打球的方式,喜歡K教練的執教方式。當我參訪杜克然後他去我家(金斯頓)拜訪時,我感覺到我們之間有個連結而且知道我接下這一年會很棒。

MT:你有機會當個學生嗎?你怎麼在籃球夢想快速達成的同時去做好一個大學生?
Ingram:我總是活在當下。我絕不會跳過太多過程。我知道只要在這上面保持努力我就會一直變得更好。只要我保持謙卑,好事就會隨之而來。所以我堅持下來,維持校園間與隊友和朋友之間的情誼。課堂間我做好我的功課,然後就是知道好事會發生。

MT:你就是這樣嗎?你怎麼知道事情怎麼發生的?
Ingram:我就是這樣的人,但當然,我受到許多好人的扶持。我被我父親、母親以及我的好阿姨(Leatha Smith,在媽媽這邊的阿姨)養大。

直到我上小學之前,我都是給Leatha阿姨扶養。她在二或三年前去逝。他教導我很多事情。我們習慣大笑和開玩笑。她是我肩膀上刺青的其中一個原因。我喜歡藝術,但這些事情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基本上,我都是跟Leatha阿姨一起,因為我的雙親和其他家族成員都忙於工作。他們試著對我付出,而Leatha阿姨始終在這陪著我。對我來說儘管我的母親及父親不在家不是問題,她住得離我們很近。
MT:我們比須再找個時間來聊有關刺青的話題,但現在,你的雙親在哪高就?
Ingram:我母親在醫學醫療中心工作,她在那裡開處方給年老的病人,而我父親在起架機工廠工作。

MT:我可以想像你的職業道德是來自於你看到你的雙親如此努力工作對吧?
Ingram:確實,我現在更感激他們了。我看我的父親早上四點起床跑去起架機工廠,三點下班然後小憩個一小時,五點就跑去體育館工作到九點、十點。然後回家睡覺這樣日復一日。我真的看到了為家庭付出的職業道德。我的母親也是整天都在工作,沒有停止過,看到這幕真的很令人驚歎。

MT:那想問一下你的雙親現在在其他國家是什麼感覺?
Ingram:我每天會跟我母親傳簡訊,父親則是幾天就傳一下。我父親每晚會對我的比賽給一些指引,他們也會說他們對我很自豪。我媽是一個虔誠的信徒,所以他總是為我禱告,並且能夠面對不同的挑戰以及不斷的鞭策我。

MT:我知道你有個大你七歲的哥哥及姊姊,然後你的哥哥搬到洛杉磯跟你同住。
Ingram:我們的感情是因為籃球而建立的。我們以前常常在體育館玩在一起,然後我會去他的高中練習。我們無話不談,不管是籃球或其他事情。

MT:在湖人的媒體日,我問你什麼禮物是你送過最好的?然後你說你送了一間房子給你的雙親。這還真不錯呢!
Ingram:當你知道你的母親及父親努力的工作只為了能給你任何東西並且永不缺乏,這感覺真的很好。為了有個機會能做這件回報他們。我想這是個好點子。他們已經找房子大概五、六年了。他們已經厭舊我們之前住的老房子。他們想要待在某個安全、安靜的地方。所以當我有機會可以做這件事的時候,這個想法在腦中立刻蹦出來。

MT:這真的太酷了。讓我們把話題轉回籃球。Walton教練要求你做不同事情,像是從板凳出發打小前鋒或是扮演得分後衛或控球後衛。對你來說有什麼感覺?
Ingram:基本上對我來說,就只是把比賽贏下來而已。這有關我怎麼進攻、怎麼防守,可以去影響比賽。就只是試著做些小事。我覺得防守方面,我已經做了很大努力讓我們得分以及幫助我的隊友。進攻方面,我一直有點慢。我的投籃不錯,但每場比賽我必須開始對自己要求更多。每場比賽可以建立我的信心。

MT:有時候比賽你會有幾球困難的投籃,不過你對球隊仍然保持信心,像是在芝加哥,你投9中1,但最後結束時得了14分…
Ingram:做為一個籃球員,當事情不順時你不能灰心。在正確的時刻,你必須找出不同的方法去影響比賽,並且幫助你的隊友。我想這是為什麼我能夠一直待在場上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去嘗試傳出好球、或是幫忙我的夥伴防守,站在我的夥伴前罩著他們,試著抓籃板,試著放慢比賽節奏… 等等不同的方式。

MT:許多NBA新人對投籃時機的拿捏有些掙扎,但我會疑惑你看到這現象為什麼對於進攻會是個挑戰?
Ingram:我想,投出的前七球或前十球都是很有信心的。但現在在最近幾場比賽,我已經漸漸找到我的節奏,只是我球沒投進而已。確實,我做的所有熱身,所有的練習,試著解讀比賽只為了能投進我想進的球。這只是不同的重複練習我在比賽所做事,而且我知道命中率會下降。

MT:在同個時間你提到過,你似乎開始知道要怎麼串聯球隊,或是知道切入的時候哪個角度要避開。你有做過什麼特別的功課還是打球的過程中漸漸感覺到?
Ingram:這確實在我的訓練中我有特別練過。這無關打球,這有關你腳步的運用以及可以在對方進攻之後反擊。我覺得在NBA你可以運用其他腳步避開,以及利用我的腳步去試著創造不同的得分手段。

我必須試著利用我的身高。像現在,像其他天跟Larry說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有多高。有時候我可以把球抓過筐或者灌籃,有時候真的不會注意到。

MT:這裡有一球你在芝加哥對抗Roin Lopez,你過了他左邊,從發球線外圍切進來起跳,你伸展手臂然後用左手將球直直的丟進籃筐。這就像你剛剛提到的,你沒有意識到你到籃筐有這麼快速。
Ingram:確實,有時候我打起來會有點複雜,我只是沒意識到而已。

MT:你覺得你在切入的時候可以更運用你的左手這樣子公平嗎?
Ingram:我的意思是,你通常看到一些人都是用慣用手結束進攻。除非你只是想用你的左手。我通常只會用我的慣用手,我想我現在的問題(包括結束進攻)就是只是用雙腳起跳取代一腳。

MT:所以現在,你習慣用雙腳跳起,但你開始用單腳跳的話會更好一點?
Ingram:對的,雙腳跳躍,恢復時間太長。在這個聯盟打球的人恢復的更快。

MT:你對於你NBA生涯目前打的這20場比賽到現在,有沒有什麼心得總結?
Ingram:誠實來說,我想我會繼續在每場比賽保持好的狀態。我可以想見,看見我自己變得更積極,變得更適應這裡。在這個球季我的信心也會建立起來。你會看到更好的我,會得分的我、攻守兩端都會的我。我就是想要變得更好。

MT:你相信你可以變成那個聯盟歷史沒有例外、成功的NBA球隊都會有的攻守兩端的頂級球員?你看到你持續進步的話可以在攻守兩端如何的影響比賽?
Ingram:我想是的。進到這個聯盟,我沒有想過我的防守可以變得這麼好,能好好的利用我的身材優勢。在過去我知道我的進攻還在,但防守就沒有那麼好。在高中和大學,你不用花太多體力在防守(在NBA也是)。但現在我可以知道,我可以看見一個雙能球員的樣貌慢慢建立起來。最終,只要我每年變得越來越好就可以去幫助我以及幫助球隊,到時候就可以看到我們站在什麼高度。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