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ON Jimmer Wang 編譯

活塞主帥Stan Van Gundy日前展現了氣象學方面的長材,完全地感受到了一場暴風雪的到來。

或者應該說是一場最不完美的暴風雪。

“這種情況我實在見多了。我們當時完全沒做好比賽的準備,這完全是可以預想得到的。”對於美國時間週日敗給費城76人一役(活塞首節即以32-12的比分大幅落後),SVG如是說道。“我應該比任何人都還要來的清楚的。”

SVG原先欲讓球隊在週六或是週一休息一日,有鑒於在週日的比賽過後,活塞一直到週三才會於達拉斯出戰下一場比賽。而由於球隊在明尼亞波利斯取勝後回到底特律時已不早,他便選擇了週六作為休息日。然而天公不作美,他們迎來了該季第一個暴風雪,迫使他們又要再一次地改變球隊的計劃。一般來說,若當天有晚間六點的比賽,球隊都會在早上九點於球館奧本山宮殿進行一次球隊練習;不過由於天氣的因素,SVG把當日的練習時間往後延到下午三點。

我們不想讓球員們在這種天氣出門兩次。

不過他後悔了。

“我們沒有準備好。而且那天氣真是該死。我應該無論如何都要把他們叫進球館的。我們根本就沒有做好要比賽的準備,這比賽還沒開始我就能夠完全預想到… 我們應該就讓球員們待在球館裡,讓他們靜下心做好準備。這真的是我在執教上犯的一個很糟糕的錯誤,尤其我當時根本就知道會發生如此的狀況。我做這個決定時我就知道了。但我們只是不想要他們在這種天氣出來一次、回家、然後在出來第二次。我人沒那麼壞。”

然而有一名球員似乎完全沒有被這一切影響到。Marcus Morris在那場比賽中以16中10的投籃命中率和7中4的三分命中率拿下賽季得分新高28分。

“這說來挺有趣的。他那天早上獨自出現,”SVG說道。“他來到了球館,開始練習投籃,進行他正常比賽日該有的準備,準備比賽的狀態。我真的是做了個執教上很愚蠢的決定。”

當晚,或許原本底特律主場的觀眾能夠拯救活塞;不過由於天氣的因素,當時諸多球迷仍被困在路上。那天整個宮殿更是僅有三分之一滿,要為主隊鼓舞造勢尤為困難,球員根本無法打出主場的士氣;僅有一直到在最後終場前4分鐘的關鍵時刻,活塞才把原先的25分差縮減到了8分。

“那場比賽若能贏那除非是有奇跡發生了,而且說老實的,我還是會希望那種奇跡能夠發生的;只不過從籃球的角度看來,那會是場拙劣的表演。”SVG說道。“我們完全沒有資格贏下那場比賽。我們下半場打得很努力,在防守端的表現進步了很多;但若把這24分鐘拿掉根本就不能看。”
當晚,活塞是仿佛把一整個月能發生的失誤、能展現的低效率,全部塞在這48分鐘內。比賽的最後幾分鐘,他們搞砸了三次關鍵的上籃機會——在費城發生失誤後的一次反快攻中,Jon Leuer於往回跑時發生失誤使球出界;Andre Drummond在一次傳球給大空檔的Stanley Johnson時發生了爆傳;之後在一次進攻的機會中Drummond起跳過早而不得不以低手之姿丟出了一記拋射,以投失做收尾——然後還眼睜睜的看著費城的一次傳球被Johnson干擾後進入了自家的籃筐變成敵對的得分。
“我們當時有三次的快攻上籃的機會,基本上都是完全的大空檔,而我們卻一次也沒拿下,”SVG說道。“那實在是… 實在是很難以置信。這可能就是報應吧。我們沒有準備好就來比賽,所以這樣來看,這就是一次報應。”

因右膝挫傷而缺席週日比賽的Kentavious Caldwell-Pope已回歸球隊訓練,並且也預計出戰週三作戰達拉斯的比賽。
他是於週五比賽的第三節末發生衝撞而導致的膝蓋挫傷。主帥SVG有規定他的球員們必須在訓練時穿上護膝,惟比賽時就視球員自身而定,沒有硬性規定。

“現在我必須整個賽季都穿著護膝了,”KCP說道。“我再看看感受如何吧。我只是很不習慣。我真的超久沒穿護膝了,從…… 反正就是非常久。”

那為何SVG不直接命令球員在比賽中也一定要佩戴護膝呢?

“我不想讓他們有任何藉口。比如說’厄,教練,這讓我感覺速度變慢了。’諸如此類的。但我確實有要求KCP穿上它們,他現在應該會聽我的話了。其他有些球員也會穿護膝,我每天都有在注意,我並不認為那些護膝會減慢任何一個人的速度。”

 

 

http://www.nba.com/pistons/features/svg-sensed-storm-clouds-forming-when-he-altered-plans-due-weather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