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文傑 shenjade @Sacramento

2016年的夏天,當鳳凰城太陽獻上一紙合約,想將當時被稱呼為這個世代的歐洲天才得分後衛帶到美國時,他拒絕了。

「太陽給了我一張合約。我當時拒絕報到,主因是我覺得以一個歐洲球員來說,我不夠成功。我知道我會做到的,只是當時我還不是歐洲最佳後場之一。」

隔年他的球隊拿下歐洲聯盟冠軍,這時他知道他已經準備好了,「當我贏得2017 Euro League冠軍時。我知道我是當時歐洲最好的後衛之一了。我知道輪到我了。」

就在那個拒絕NBA球隊的夏天,他的簽約權被交易到沙加緬度國王。對賽爾維亞籍的後衛Bogdan Bogdanovic來說,這並不是壞事,畢竟這裡有來自相同地方的大前輩 Peja Stojakovic 以及Vlade Divac,能以自身經驗幫助他適應到速度更快、強度更高的NBA。

圖片: JCON TAIWAN授權
攝影: 詹文傑

「Divac當然解釋了很多箇中差異,在那個時候對歐洲球員來說,NBA極端困難。他算是破冰者之一,在那之後開創的局面,對後繼者來說就簡單許多,我從他身上得到許多幫助。」博格丹分享了他自身的經驗以及歐美職籃的區別,「強度的差異。在美國賽程非常長,很多的飛行,這些都很艱困,我大概花了三四個月才了解這些。但只要你尊重自己身為一個職業球員的身份之後,這些都很簡單。」

「歐洲跟NBA最大的差異在於練球還有教練的訓練。在歐洲時,教練有更多時間去雕琢球員的技術,在這邊,球員自己的技術要靠自己提升,練習時更多是在團隊的配合跟整體的合作。教練的權力並沒有像在歐洲一樣那麼大。」

後起之秀斯洛維尼亞籍後衛Luka Doncic ,也不諱言地提到在歐洲,一週僅有兩場比賽,NBA則是動輒三到四場比賽,博格丹認為不管在哪裡,只要是剛升級,都很困難,「一開始打職業時,一週有兩場也超難的好不好。在歐洲我們每場都拼到一定贏。在這邊你知道有些球隊很強,翻翻賽程,但你也會有機會打贏這些強隊。這就是美國的玩法,漫長的一個賽季。」

圖片: JCON TAIWAN授權
攝影: 詹文傑

賽爾維亞一直都是歐洲籃球強權。在他們國內,最受歡迎的競技運動項目,足球當然也其中之一。從小就踢足球的博格丹,當初還因為個頭太高,被抓去當守門員。「我不喜歡當守門員。如果只是防守的話,像是沒有參與比賽一樣。」

「足球是比較髒的運動嘛。籃球是室內運動,也比較溫和一點。是啦,講比較髒當然是開玩笑,但我爸爸說服我從事這項運動,當然籃球也是我心之所向。」

如果當初不打籃球的話呢?「也許我會跟你們一樣,從事籃球相關的工作。記者工作很困難的,你們幾個要知道我們球員的一切,要讀很多資料。啊,我不知道啦,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只能確定如果我不是職業籃球員的話,我應該還是個籃球員,不成功的那種,會去開計程車然後在車上跟乘客講一堆籃球的事吧。」

圖片: JCON TAIWAN授權
攝影: 詹文傑

參與男籃國家隊是非常光榮的事情,特別是身為賽爾維亞人。被譽為上個十年歐洲第一隊的博格丹,也是經過了很多次的挑戰在拿到國家隊資格。

「現在來講都很簡單啦,但當我想要一拼國家隊資格的時候,在我前面有五六個比我更強的後衛,不論是他們的打法還是數據。當時教練決定年輕化,直接打掉重建。他將很多年輕球員帶入國家隊。當時在我眼前只剩下一兩個位置。我為了那個位子拼了好久。」

而打球一向很拼命的博格丹,多少次扛著腳踝跟背傷,在比賽中途打止痛針,繼續上場比賽。「哇,相信我,我從傷病中學到非常多,像是2016年嚴重腳踝扭傷。在度過這些傷病之後,你體會到這就是比賽中的一部分,你一定會受傷。國家隊,你永遠不知道你會不會有第二次機會能報效國家,那個當下,我知道我一定得咬牙撐下去。」

「而我更知道,如果我不打的話,他或許在下一次的機會裡面他會去把那些還有戰力的球員找回來。現在它是我的了,對我來說要拒絕這件事太困難了。這是我的,我從小就要這個位子!

圖片: JCON TAIWAN授權
攝影: 詹文傑

新人年入選新秀挑戰賽,就多次命中超遠距離三分球經驗全球球迷,並取得該場比賽最有價值球員,同一年在勇士主場Oracle Arena,面對 Draymond Green 重點盯防之下,再見上籃絕殺勇士。第二個賽季,在國王主場三分球絕殺湖人的那一幕,所有人都牢牢的記住了他操刀終結比賽的能力。「我常常在體育館裡面,自己一個人,模擬那些絕殺時刻,像是那些最後一波攻擊,倒數十秒、五秒那種。我就去揣摩那些時刻,久了,你就會記得這種感覺。當然每次設計給我進攻時,我希望都能命中,但你也必須要相信自己做得到。」

「我沒有一定要成為明星球員的動機,但當然啦,我也很樂意成為其中之一。但那不是我關心的重點,我覺得明星賽那些,都會隨著贏球而到來。」談到他個人目標,「也許我的個人目標是成為這裡最猛的歐洲球員之一,還有能被選入年度隊伍裡面,在季後賽裡成為對球隊巨大貢獻的球員。所以,我的個人目標就是團隊目標,跟國王一起打進季後賽。」

職業球員有絕殺演出的夜晚,也會有對自己感到失望的時候。博格丹選擇用賽後繼續加練來展現出自己對籃球的責任感。

在一個面對密爾瓦基的夜晚,讀秒階段國王落後四分,博格丹在三分外線出手被犯規,但他僅僅罰中兩球。當時賽後在國王更衣室中,不同於其他人忙於換裝並接受訪問,我看到他換了一套練習衣。他告訴我,他還要去加練罰球。我自告奮勇的提出,是否需要球僮幫你撿球。他笑笑的回覆,球隊的專業球僮已經在國王的專屬訓練場地等他。

回憶起這件事,他還是略顯自責,「我實在是感到憤怒。也不是說我從來沒有罰丟過,但那時候就是關鍵時刻,一定得罰中的那個時候。在關鍵時刻,我總是想要表現出完美。」

賽後加練

在這個時代,職業運動員只要表現不好,各種網路的評論絕對讓人喘不過氣來,球員之間在場上也會互相嘲笑對手。對博格丹來說,一共在賽爾維亞、土耳其、美國打過職業隊,周遊列國參與的國際賽更是數不清,「我面對這些可說是非常有經驗,我有太多故事可以講了,相信我。」在歐洲各國比賽,不是一定都有共同語言,「常常有人罵我西班牙文,但我真的聽不懂。只要我感覺他在罵我的時候,我就用賽爾維亞話罵回去。接著就變成好像兩個人要打架一樣,但是彼此操著互不了解的語言。但我想這也是展現籃球鬥志的一種表現吧。在美國就不能這樣了,你講什麼話,都有人聽得懂。但我在歐洲時還是學了一些俚語,有西班牙文跟土耳其文,專門用來吵架使用的,我還是得學一些這種話來度過難關。我時常練習,也蠻常使用。」

但塞爾維亞的球迷可不是開玩笑的。「在美國,酸民的批評根本沒有什麼。我講真的,在我的國家,他們有時候不滿意,還會朝你丟銅板,真的,他們真的做過。當這邊的層級降低到只有用寫的批評時,那真的就不算什麼了。」

身為在塞爾維亞家喻戶曉的明星球員,連續兩年參與國家隊征戰,2018入選歐洲最佳五人、2019籃球世界杯最佳五人,當談起他自己希望帶個球迷何種印象,他露出靦腆的笑容,「這好難啊。因為我不是那種想成為讓所有人都喜歡的球員,我只會做那些我認為好的事情,比如說去做我自己偶像一直在做的事,去找一個人學習,來做些好事。但我知道我展現出來的拼勁、跟我的正直,這是我能帶給這個世界的印象,我相信這總是跟我有沒有拼盡全力有關。」

而他也不忘記回饋自己的故鄉,連續三年在塞爾維亞首府貝爾格勒,舉辦了籃球訓練營。對於這件事,他感到很驕傲,「沒錯,這是給那些在貝爾格勒的孩子們一個週末的一點點籃球學習的經驗。我們辦在城裡一個最優雅跟最有歷史的地區,每年都把它更推向國際化一點。雖然只有三天,但這給參與的所有人都有非常好的體驗。能夠讓我們塞爾維亞的小孩看到其他國家來的小孩,也擁有籃球天賦,讓他們知道其他國家也在打籃球。我有兩個從義大利來的孩子、兩個從希臘跟土耳其來的孩子。這個營隊的目的,就是想要讓他們盡早得到籃球教育。或許還可以跟我一起訓練。」

完整影片訪談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