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文傑 /shenjade @Oakland

Steve Kerr 今天在賽前的所有提問全都是跟川普有關,除了在最後他表達了昨晚道奇輸球時他的感受。

「我認為Clayton Kershaw 以及 Dave Roberts的賽後訪問,非常非常的有格調。」

剩下的提問全都是與這次中國事件有關,並同時稱呼美國總統川普對他點名的評論,是個馬戲團的鬧劇。

「這種狀況每天都會有,我是昨天閃亮的目標、今天也會有另外一個。明天也是,馬戲團會持續下去。」

「我昨晚並沒有想著這件事,我倒是想著我到白宮拜訪過在川普之前的五個總統。第一次是1984年Ronald Reagon,他在我父親死於恐怖攻擊的六個月之後,邀請了我跟我的母親,總統雷根跟副總統布希邀請我們進去Oval office 大概半個小時,感謝我父親的貢獻,感謝我父親在中東分享美國價值以及促進和平所付出的努力。」

「我昨晚能想到的事,只有這35年來的反差之處。這跟你在政治上站哪一邊沒有關係,這只是因為你是美國人,包括了那些來拜訪的人,以及坐在那辦公室的人,所尊崇的正直與尊重,我很難過這些都被摧毀。就我所認知的,這辦公室正在向下沈淪,我所希望的是我們能找到一個成熟的團結者,不管從哪個政黨,坐上那個位子,能夠回覆Oval Office所代表的正直,我認為這將發生。」

「NBA 一直都在做很多好的事情,來幫助團結世界上的人們。比賽本身就是。突然之間這些遭遇到政治力量、商業力量,我們有點被牽制其中。我們不知道那件事的成因為何,我們也會被問到相關的事,我過去幾天做了很多研究,也學到很多兩邊的狀況。其一為,這件事從不同的角度會有對雙方不同的有利說法,至於我在這邊的聲明,即我不在其位,對我來說這很難去發表一個評論,去影響這麼多人、不同國家、不同政府,身處在這之中也讓我感到不是很自在,畢竟我只是個害怕的小男孩。」

由於Steve Kerr 一直都致力於社會議題的發聲,所以也被提問到中國事件跟總統言論是不是會讓他停止評論過去這幾年來他持續的評論。

「不會,我會持續對我懂以及覺得自在的事情評論。我對於槍枝安全發表很多評論,這是一個很靠近我心裡的一項志業,同時以一個國家的未來來說,也非常關鍵。」

「這也是我熱愛當一個美國人的原因,我能夠窮盡我的力量跟資源,在我想要努力的地方。這就是我覺得我可以自在評論的地方,而我也有覺得不自在之處。」

「我會去做我認為有幫助的事,對我的國家而言,我愛我的國家,不管川普總統昨天說了什麼,我還是在場外做了很多努力,其中一件事就是,我不要讓其他人像我家人在我父親過世時感受到的事,我知道當你家庭成員被一顆子彈終結生命,是什麼樣的感覺。所以這對我是一向很有熱情的事,我參與其中,參與募款,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們很幸運能在一個擁有言論自由的國家,但擁有言論自由的同時,也表示了當你對外國的事情覺得不自在的時候,你可以不回答。」

「我是否支持NBA的官方宣言?我是否認為Morey 不應該被罰款?我很感謝你必須問我這件事,但我也同時希望你能理解我有不回答這件事情的權利,因為這只會製造另一個頭條跟一條談話的片段(soundbite),而我今晚選擇不要,但好像已經太晚了。」

球場外的抗議標誌。 圖:Ivy Chen
Facebook Comments